阴晴风

满纸ooc,一把cp泪

【毅鹏】财与情

//只播出到第七集,后面都是脑洞。
//瞎煎饼写,当心ooc!!
//一起嗑毅鹏啊!!




  吕云鹏知道赵毅爱财,从他初见时盯着自己钱包发亮的眼睛就知道。
  这样的人最好用,他的需求攥在自己的手里,所以他必须把活儿做得漂亮,然后才能拿到一沓沓红色的活命钞票。给的越多,赵毅完成地越快,吕云鹏知道这是他的能耐。
  他从来不多过问赵毅的事,打一开始他心里就瞧不起他。他的手足兄弟因缉毒被害死,他看不起每个吸毒的人。有时候赵毅毒瘾犯了,在他面前蜷成一团满地打滚,吕云鹏心里骂了声该!冷眼看着他夺门而出。

  谁让你没事沾上这玩意儿,该!
  整整过了一个下午,赵毅才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看起来勉强恢复了理智,面容却更加萎靡消颓,刘海被汗打湿又干结在一起,像丧家之犬一样无助凄惨。
  赵毅杵在门口看着他,吕云鹏的视线只在他身上转了一眼又收回来。
  他讶异自己竟对一个与他只有金钱利益关系的吸毒者起了恻隐之心,这份心情原本只在他失去兄长前才会有。




  吕云鹏发现赵毅看着他的眼神总是很亮。或者说,赵毅的眼睛只有在毒瘾犯了的时候才会混沌起来,在那时候哪怕吕云鹏抓着他的胳膊让他看着自己,赵毅只定定地往他那儿看了一会儿,就闭着眼蜷紧身子不肯再看了。
  他不知道老板这次为什么搭理了自己,但他万分焦急自己根本看不到吕云鹏。不止五脏六腑发痒发热,在他这儿,天地混作一处,日月倾倒黯淡,他的耳畔只有吕云鹏一声声喊着他的名字。赵毅紧抓住老板的手臂不肯放,仿佛那是与现实的最后一丝联系。
  王鹏,王鹏......
  赵毅在心里应着老板的叫唤——他那时还不知道眼前人的真名,反正嘴上吐出来的永远只有老板二字。



  吕云鹏觉得,自从上次自己守着赵毅过了毒瘾以后,他似乎误会了什么。
  左一口老板这太危险了不能去,右一口咱俩相遇了就是缘分我不能让你去。吕云鹏干瞪着他,希望他有点自知之明,他俩只是雇佣关系而已。
  赵毅迎着他暗示的目光,无比认真地说,老板,我要对你负责的。
  原本精明十足,据说擅长出卖别人又很会全身而退的人,睁着不大不小的眼睛硬是透着一股忠诚和坚定。
  吕云鹏感到一阵头大。
  傻了吧?这可是要亏本的。



  当吕云鹏第三次看见赵毅在翻自己内裤的时候,他举起瓷杯喝了口水认真地思考了要不要开除他。
  然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水杯——杯子,赵毅买的;开水,赵毅煮开了后倒的。
  算了吧,谈一谈就好。
  吕云鹏没想到自己会见到如此局促的赵毅,他的手下猛地从椅子上跳起红着脸摇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对女人没兴趣,啊不是...嗨你别往这儿想!”
  吕云鹏没忍住,真情实意地看着那人落荒而逃的背影笑了。
  赵毅回眸一瞥的时候,正看见自家老板难得的笑容。
  从赵毅认识他以来,吕云鹏从来是端着一张苦大仇深的黑脸,脸上写着“还我哥来”。他眉头紧锁,沉默寡言,甚至一度阻断了自己与外界的情感交流,冷漠到近乎无情。
  这一笑,让凝固在吕云鹏身边的沉重空气蓦地流动起来。他的眉宇舒展开来,取而代之的是恰如其分的轻松灵动,好像让赵毅窥见了一角来自于性格巨变以前的那个素未谋面的吕云鹏。
  他已经错过那个吕云鹏了。
  那个吕云鹏,是不是常常这样笑?弯月般的眼睛脉脉含情。
  那个吕云鹏,是不是时常会开玩笑?会对着亲近的人耍贫?
  那个吕云鹏,是否因为生活的一帆风顺而无忧无虑,直到突然的一个巨浪把他船也掀翻,一跟头栽进水里,浑身冰冷、举目无援。
  赵毅的鼻子有那么一点酸楚。他又返回到吕云鹏的身边,低头看着他说,“老板,你就应该多笑笑。”
  吕云鹏立马收住了笑容,恢复了平日里的面无表情,仰头瞥了一眼赵毅,想,这人怕不是真的有毛病。
  而赵毅则想,我要救他。



  除掉蝎子的那一晚,俩人先后洗净了身上的污血泥泞后坐在沙发上吹啤酒。
  吕云鹏喝完一瓶,把酒瓶子往地上一放,长腿一收弓着背整个人都躺在沙发上。赵毅看他眼睛都阖上了,似乎要在沙发上应付一宿,连忙推推他,“老板,困了就去床上睡吧。”
  “别烦。”
  赵毅抿抿嘴,看了眼身边吕云鹏细瘦的脚腕,迟疑着伸手轻握住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好让吕云鹏伸直了他那双好看的大长腿。
  吕云鹏闭着眼由赵毅摆弄,不置可否。
  “哥”,赵毅轻轻地叫了一声。
  吕云鹏半天没等到下文,嗯了一声。
  “你之后打算干嘛呀?”
  吕云鹏睁开了眼睛,沉默了几秒后说,“蝎子只是杀手,我要弄死楚天南,把毒窝端掉。”
  赵毅的嗓门一下提高了八度,“太危险了哥!不行你不能去!”
  吕云鹏皱眉睨他一眼,“帮不帮我,随你。”
  赵毅一下子又蔫了,他用余光偷瞄了老板一眼,“帮我肯定是要帮你的,可是这...这是大事啊,九死一生啊!”
  吕云鹏把脚抽了回来。
  赵毅一把按住又拉了回去,“我帮你,我怎么可能不帮你!”
  吕云鹏勾起嘴角,眼睛弯成了赵毅梦里的弧度,含着感激欣慰与自成的温柔看向他。
  赵毅很想凑过去轻吻他亮晶晶的眼。
  “咳...哥,你这是吃准了我会帮你。”
  “嗯。”
  吕云鹏一头扎回沙发垫子里,闭上了双眼。
  “要睡去床上睡,不然我抱你过去啊,”赵毅心若擂鼓。
  好一会儿后,吕云鹏才睁着不耐的眼,蹬脚踢开了赵毅后回房。
  “烦人。”



  魏海派人通知吕云鹏,赵毅在一个郊区的仓库里命悬一线。
  吕云鹏不管赵毅到底是个亡命之徒,还是卧底英雄,不管他的突然出走是在出卖他抑或保护他。在赶去仓库以后见着满脸是血的赵毅,他的心中只有疼。
  “哥,”赵毅吐出一口血水,笑着喊他。
  吕云鹏一把背起赵毅,向仓库外跑去。
  “这儿快爆炸了,放下我。”
  赵毅挣扎起来,吕云鹏没睬他。
  “云鹏...放我下来。”
  “不放。”
  赵毅的泪水毫无征兆地滚落下来,混着他的血流到吕云鹏的脖子上。
  他实在没有力气多说话,但在他的心中波涛汹涌,摧枯拉朽席卷一切。太多的话他留着想对吕云鹏呢喃或呐喊,在此刻只能化作泪水,淌在吕云鹏的衣料上。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活下去,你怎么就不懂。
  我的心意,你怎么就不懂。

  “我答应你,赵毅,只要你活着。”吕云鹏喘着粗气的声音仿佛从时间的另一端缥缈传进赵毅耳中。
  赵毅已几乎昏迷,吕云鹏侧着头看了一眼后,把他往上再垫了垫。
  那些总被压着不说的话,在生死面前昭然若揭。吕云鹏这般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赵毅真正要的。
  不再是为了钱,他还图我这个人。一开始吕云鹏对此心怀芥蒂总想打消他的念头,但每次见着他专注看自己的眼神就开不了口。
  吕云鹏于是想,反正,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时间会安排我们离散的。
  现在看来,时间把他吕云鹏一把推进了赵毅的怀抱。
  老天啊,让赵毅活下去吧。



  “老板,帮我倒杯水”,赵毅望着病床边上的吕云鹏的完美侧脸一个劲儿傻笑。
  吕云鹏起身打开保温壶,随口调侃一句,“这年头,老板还得伺候下属。”
  “那——媳妇,给我倒杯水。”
  吕云鹏强忍泼病人一脸开水的冲动,把杯子塞进赵毅手中转身便走。
  “诶我错了!哥!!”

评论(1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