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晴风

满纸ooc,一把cp泪

【鸟瓜】一篇无名的速写随笔

  入主曼城前,瓜迪奥拉收到过很多俱乐部的邀请,其中包括同城的曼联。但他心中早有定夺,除了绝对的话语权外,他看中的还有曼城并不悠长的历史。

  在拜仁他听过不少刺耳的言论讨伐他专爱底蕴浓厚又起点高的强队,此番便是证明的机会。当然,这并不是驱使他决心入主曼彻斯特城的最终原因。还是他的性子——他喜欢创造,创造别人眼中的神话,堆砌一砖一瓦的丰功伟业。他也向来是这么做的。

  有关穆里尼奥入主曼联的新闻铺天盖地,瓜迪奥拉看看报纸后丢在了一边。

  纵然相识二十年,瓜迪奥拉也摸不透老对手到底怎么想的。曼联确实是穆里尼奥最合适的选择,他本没有理由放弃。

  但依狂人的个性,这个犹豫似乎太久了些。

  所以他在想什么?如果是因为不想见我…

  瓜迪奥拉立马止住了自己越发不切实际的想法,喝了一口牛奶开始吃早饭,不再想穆里尼奥的事。

  凡事有因果,但穆里尼奥的理由,怎么也不会是瓜迪奥拉。




  穆里尼奥还是来了。在英超的第一次交锋前,他又站在球员通道外等他。瓜迪奥拉抬眼从暗处看见他在光下的轮廓,急急两步去握住那早已伸出的手。

  他其实一直不懂穆里尼奥站在球员通道口等他的原因是什么。穆里尼奥做任何事总有目的,据他所知,穆里尼奥并不常等别人,所以他也许是想让媒体拍下俩人友好和善的假象,但那又能怎样呢?

  “佩普,”穆里尼奥把他拉进怀里,说起他熟悉的加泰语,“好久不见。”

  “你也来这了,何塞。”瓜迪奥拉跟着客套一句。

  “现在我们成为同城的邻居了。”

  瓜迪奥拉抿嘴笑出声。

  互相拍背执意后,瓜迪奥拉刚要掠过他走向自己的位子,却被拉住了手腕。他抬头,这才真正地看起穆里尼奥来。葡萄牙人的鬓发再次灰白一片,明明几个月前的曼联官宣海报上他还染了精神的黑色,印象中总是微卷的发尾再见不到了,他剪短了头发。

  “佩普,”他压近一步,凑着瓜迪奥拉耳朵说话,“赛后一起吃个饭吗?”

  瓜迪奥拉略一思考,伸手摸摸穆里尼奥的后脑勺以示亲切和安慰,“抱歉,何塞。我过会儿还有个会。”

  穆里尼奥点点头,再次抱住了瓜迪奥拉。

  对于瓜迪奥拉来讲,第二个拥抱莫名其妙,也久得令人心慌。


  



  穆里尼奥的深墨绿色的眼眸闪烁有神,年轻时瓜迪奥拉就喜欢看着这双眼。他也不知道彼时的自己是怎么从一双深不可测、工于心计的眼中看出类似一生一世的绵长情意来。反正当时穆里尼奥的眼睛——也许是记忆宽恕了他们,看起来十分温柔多情。他们相伴坐在球场边上、家里的沙发上,还有无数个月光下的凌晨街道,轻声或大声地说着话,动辄滚作一团,亲密无间。他们在电影院里手指缠绕,也在夜店里贴身热舞。瓜迪奥拉不怕喝醉,因为穆里尼奥会在身后接着他。

  后来的瓜迪奥拉想,那时的佩普可能被疯狂的情愫冲昏头脑而辨别不出何塞眼底的算计,但他俩彻底分道殊途以后,怎么还是看不懂?

  二十年之后,穆里尼奥眼里的情绪絮乱无章,和一潭深水一样难以琢磨。唯一不变的是,他每次转身前的最后一眼和着耷拉下的眼角,总是显得哀伤。

  关于这个,瓜迪奥拉永远不允许自己多想。

  他曾说过,他们都是胜利的信徒,只是在久长的岁月中渐渐殊途罢了。

  但他突然想回头看看,会不会在归途的哪处,复遇见那个已灰白了头发的人,然后自己就能大度地调侃一句——你后悔了。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