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晴风

满纸ooc,一把cp泪

七年之痒(文宁)短篇完结

当宁昊天再睁开眼,看到的是红着眼眶的文靖昌。他脑袋发糊了许久,终于意识到自己没有死,而一抬眸看到老对手,那人看到他醒来后一句话也没说,而是边哭边笑着,把头轻轻伏在了宁昊天的肩膀上。
宁昊天想推开他,又想调侃他,却都提不起力气。往下看去,看到那人头上毫无章法的白丝。
恍惚间,身已半百啊。宁昊天也学着文靖昌,又哭又笑的,最终被揽入了怀抱。
那个怀抱,他朝思暮想过,也渴望穿透过,现在来的太迟了,却又刚刚好。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在那么多年的斗争打压后,宁昊天搬进了文府,两人朝夕相对。岁月如驰,在一起时才觉得,之前浪费了太多的光阴。如今他们相敬如宾,终于把温柔的一面完全显给了对方,不再隐藏。他们花了很多的时间,一起制香,种花,管理花厂。在平静的水面等待微风吹过的涟漪,在飘雪的冬天遥望远处被覆盖成白色的青山。
他们以为一生就会这么过去。
直到第七年的某一天,文靖昌冷静的望着宁昊天,互相对峙许久,终于开口。“你要是过不了这个坎,我们也过不下去。”

事情并不是毫无征兆。七年来,两人虽消除了前事芥蒂,却还是出了问题。宁昊天性格傲然,又十分执拗。文靖昌温润如水,却思想陈旧。早就有人说过,他两待在一起,就是水火不容。有时意见上出了分歧,宁昊天一认到底,文靖昌知他任性,又舍不得再吵,他怕再吵一回,就到了白头。所以他总是闷闷的把气扔回肚子里,缄默的走回自己屋里。宁昊天看着他,知道他是不想与自己争,心里有些负罪又有些不甘,叹一口气也回自己屋了。第二天总是文靖昌妥协一些,最终重归于好。
可是时间久了,对方的不是好像被放大了,宁昊天甚至觉得还不如当年相对的两人,那时他们起码还能直抒胸臆的冷嘲热讽,一句不好听就拍案而起。而不是现在,强颜欢笑,说的违心。
生来就是做对手的吧,宁昊天心里冷笑。在第七年时,他们终于相顾无言,无话可寻。

“事实上,文靖昌,是我们两都过不了这个坎。”他们都不知道哪里出了错,而最终要分手,但就是觉得过不下去了,凑合不起来。
“我这次走,你别来找我了,我会带着致远去上海。也许十年二十年后致远会回来,而那时我估计已经死了。”
文靖昌感到心口一闷,咽了口口水下去,只是望着似是在喃喃自语的宁昊天。
宁昊天缓缓转过身子,最后帮文靖昌掸了掸衣襟,手落在文靖昌的肩膀上,眼色沉重。
“。。。保重,靖昌”
“保重,昊天。”
然后宁昊天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个院子。文靖昌愣了很久后,才循着把椅子坐下。
那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文靖昌和宁昊天的大半辈子,都在琢磨对方,打败对方,心疼对方,却一辈子都没能学会沟通。宁昊天有脾气,文靖昌有尊严。每每独自舔舐着伤口,还以为对方毫不在意。
七年前的第一个拥抱,其实与岁月无关。
而七年后的那句保重,刻意避免了再见。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