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晴风

满纸ooc,一把cp泪

错念(曹刘)

在桌案上工作了一个时辰后,曹操倦怠的伸手拂过额头。
世人皆称我窃国奸雄,谁知窃国者也有国事操心。
曹操讽刺的勾起嘴角,闭眼时脑内无故闪过一个人。
刘备刘玄德。
说起也有一周多没见到他了,只是不时听下人说他如何谦恭到卑微,战战兢兢天天将自己关在家里。
曹操轻轻勾起嘴角,决定亲自去拜访一下这个胆小的皇叔。
曹操只带着一个随从,去了刘备的所居之处。走去路不远,当初他特意给刘备安排了离相国府近的住处。出于公私情,他很满意自己的安排。
刘备的皇叔府邸冷冷清清,并不是寒酸,而是毫无生气。门口的守卫看到曹操正要出身行礼,被曹操用动作阻止。
他想看看刘备平常到底在做些什么。
曹操顺着道廊一路走去,最终在院子里看到那个身影。那人坐靠着亭台柱子,竟然睡着了。
满园花草,刘备穿着暗红色粗布衣裳,随意坐在地上,靠着柱子浅眠,毫无防备。
曹操的心像遭到一击,轻轻的,却泛起圈圈涟漪。
曹操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走去。
走到那人面前,曹操居高临下细细端详起梦中人来。他微蹙着眉头,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习惯,或者..只是纯属的厌恶畏惧,对于这种寄人篱下如履薄冰的漫长日子,这种日子对他本来就是噩梦。
都说梦中的人最真实,但是玄德啊我还真不打算放你离开我身边,否则我不是给自己添乱么...
等曹操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蹲下身靠近着刘备。
可是你会乖乖的留下,碌碌无为的像金丝雀一样得到物质的一切,同时放弃飞翔的天性,凌于九天的志向么?
不,你不会。
曹操的心又无故沉了下去。
。。。。。。
在曹操对着刘备睡颜放空苦思何去何从的时候,一阵秋风吹过,树叶萧瑟,花瓣飞扬,恍若画中,又如梦中。
曹操就这么忘记了。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天下。只剩下眼中人的温顺,景的精致,天的清澈,云的舒淡。
只是一秒而已。
然后刘备睁开了眼,他的眼睛泛着水汽,因迷茫失真。然后他看着面前的曹操。
又等他眨了两下眼后,他眼睛突然张大,瞬间恢复了清明。他慌张的摇晃着站起,做个恭敬的揖,谨慎的看了一下曹操:“不知丞相来此,实在怠慢。”
曹操缓缓站起,敲敲自己泛酸的小腿:“刘皇叔不需多礼,我方才见皇叔睡的正酣,不忍叫醒啊。”
见刘备不答话,曹操想想方才自己说的话都想笑,不忍?只要他想,他连天子睡觉都忍叫醒,难怪刘备要不信。
然后曹操难得看到刘备当着他面走神了,看来还没睡醒呢。曹操也不说话,自己也神游去了,神游到十八路诸侯讨董卓。那时他们还互称“孟德”,“玄德”。如今只是“丞相”和“皇叔”。这改变的不只是身份差距,还有两颗曾经靠近的心。
相顾无言一会儿后,刘备才回过神,请曹操去里屋喝茶。曹操刚走一步就一个踉跄,还好刘备及时扶住。曹操蹲久腿麻了,现在完全使不上力气,又似有蚂蚁咬着一样,细细麻麻的痛,于是曹操顺势挂在了刘备身上。刘备望了远处曹操的随从,最后还是自己小心的伸手扶过曹操的肩膀,撑着他帮他回屋。
然后只记得茶香满屋,他在刘备府上待到吃完晚饭,当然是刘备没办法拒绝他只好胡乱炒炒菜,两个大男人一起吃饭喝酒气氛诡异又融洽。
他们俩仿佛回到了肩并肩一起战斗的日子,孟德和玄德又回来了。但是他们也知道,仅仅是今天。
明天,他又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趾高气昂的大汉丞相,而他又是谦恭礼貌坚忍不拔的天子皇叔,他们相逢一笑,一声恭敬的丞相,一个漂亮的揖,然后擦肩而过,不再回头,愈行愈远。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过往,没有人解开他们的羁绊。
再之后,决裂。
但是每提到刘备,曹操总是会想起那个隽永的画面,仿佛是刻在心上,唯一不被时间冲淡。那个眉目如画的青年,那日天高云淡的恬静,那个称不上拥抱却能清晰感受到彼此温度的拥抱,那杯余温犹在的香茶...
你会不会也有千言万语,埋在沉默的梦里。


——宁可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
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青青子矜,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我活在马上,而他活在梦中。
——故人陆续凋零,好似空中落叶啊。罢了,罢了。
明年今天,我会去你的坟前祭拜。

自魏王曹操去世后,汉昭帝刘备放弃与东吴结成联盟的策略,一心伐吴。后火烧夷林,白帝孤逝。

评论(3)

热度(96)